白如纯:日本对RCEP的新表态有点唐突

白如纯:日本对RCEP的新表态有点唐突
11月29日,日本经济工业省副大臣牧原秀树在承受彭博社记者采访时表明,“日本不会考虑在没有印度的情况下签署《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议》(RCEP)”。尽管之前日本经济工业大臣梶山弘志曾在东亚峰会期间的记者会中着重 “日本致力于达到包含印度在内的协议,并期望在RCEP中扮演一个领导人物”。但“印度拒签、日本放弃”的最新表态,仍是多少有些出乎人的预料。牧原秀树作为日本参加RCEP商洽的首席代表,必定程度上也反映了日本官方的一些情绪。首要,这个表态带有显着的示好意向。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在12月15日-17日行将拜访印度,假如届时安倍与莫迪的商洽能达到达观成果,无疑成为本年日本交际建设性成果,将大幅提高其在东南亚国家中的声威。退一步讲,即使不能获得本质发展,至少日本政府是支付尽力了。其次,印度在日本的“印太设想”中位置重要,无论是出于本身利益仍是投合美国的需求,日本都要竭力拉回印度。之所以对立东盟某些成员提出的15国协议,也是顾及印度在日美两国作为经济和交际战略提出的“印太战略(设想)”中的重要位置。第三,实际中日本也急需以多边结构推进印度变革,以服务很多出资印度的日企。印度具有十数亿人口,经济发展走上快车道,作为巨大的潜在消费市场,对日本的商业利益显而易见。日本政府内部呈现“假如是排除了印度的RCEP,不签也罢”的声响,也就不难理解了。此外,有剖析以为,日本此举也有拉印度平衡我国在RCEP影响力的考虑。尽管有以上几重考量,但这位日本副部级高官的最新表态仍是给人以冒失乃至是不负责任的形象。尽管我国对RCEP情绪活跃,但RCEP是以东盟为主导的区域经济一体化协作,是成员国间彼此开放市场、施行区域经济一体化的组织形式。在经济全球化遭受波折的布景下,这种区域一体化的尽力契合区域各国的共同利益。日本对此心知肚明。在官方表态以及领导人讲话中,日本也再三重申支撑东盟的中心位置,表明促进由其提议并主导的RCEP协议提前签署。11月4日,第三次“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议”领导人会议在泰国曼谷举行,印度官方出于国内政治的要素,宣告暂时不签署协议。其时包含日本在内的RCEP其他15个成员表明现已完成了一切20个章节以及简直一切市场准入准则的文本商洽,下一步将进行法令检查以让该协议在2020年正式签署。各国一起还表明将共同尽力并期望压服印度,以各方满足的方法来处理这些问题。现在,各方还处在承认文本,走相应流程的一个过程中,假如印度可以赶快参加进来,当然最好,但现在看这个可能性并不算大。对其他15个成员来说,前后历经7年的商洽进程,参加各方都做了很多的前期工作,现在到了立刻要确认文本的时分,这个发展来之不易,不应该由于印度一国的情绪,就停滞不前。依照之前的方案,15国先签,然后再和印度谈,也不失为一个灵敏而务实的挑选。日本作为RCEP中的重要推进力气之一,应该从区域整体利益和国家的长远利益考虑,要打大算盘,不要打小算盘。这才是真实负责任的情绪。(作者是我国社会科学院日本研究所研究员)